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新闻 >第六百四十七章 君座现身

第六百四十七章 君座现身

第六百四十七章君座现身

虚空之中,山川河流如同真实存在,长达万丈。其中山林横隔,带着沉重的气息,压迫得天地都是簌簌颤动,崩裂开了痕迹。

河流潺潺淌动,看似缓慢,但却内蕴着一种莫大的威势,不下于海啸般的力量。稍稍浮动,都是碾碎了虚空,散发的威势让得大地山石都是直接炸成粉碎。

秦鸿迎面而来,面对着那般天象,被山川河流压盖,瓷瓶镇压,他的躯体居然都是龟裂,隐约有着血痕在浮现。那般压迫之下,涅槃真身的秦鸿都有着如欲瓦解的剧痛。

“吼!”

秦鸿浑身星辉猛然一震,他整个人就像是一颗星辰轰然炸开,膨胀开来,撑碎了虚空。那压迫在他身上的威势直接被撑碎,他整个人冲天而起,浑身一百零八道兽魂滚滚咆哮而起,伴随着他一道,似万兽奔腾,杀向瓷瓶。

“给我碎!”

秦鸿双手结印,直接施展六法印诀。全力运转,这种上古纵横,堪比神诀的六法印诀恐怖绝伦。

千枚古印簌簌而动,如那天穹星辰,滴溜溜旋转坠落,镇压一切。轰然间与瓷瓶碰撞在一起,轰进了那一片天象中。

“给我开!”

恒河府主亦是察觉到了六法印诀的不凡,那暗藏的天威浮现,让他都是心生颤栗,居然难生半点反抗的心思。

这种气息,让他惊恐,不禁咬破了舌尖,喷出大口鲜血,洒落在了瓷瓶上。残存几欲枯竭的气运再次沸腾,那瓷瓶上浮现的山川河流愈发真实。

山河镇压,川地裂开,携带着无上威势轰然而落。

“轰隆隆!”

天塌地陷,两人皆都是如遭雷击。当场咳血,秦鸿及恒河府主皆都是生生被轰飞了出去。中间交汇处,能量狂暴肆虐,许久不散,凝聚成潮汐久久动荡。

“死!”

秦鸿在半空中倒翻出几个跟头,生生的咳出一口血,将反震的劲力从口中喷了出去。咳血如箭,竟是直接将大地都是洞穿出窟窿。

咳出劲力,秦鸿稳住身形,虚空踏步,留下一道虚空脚印,他整个人已是再次冲杀了出去。周身星辰簌簌而动,兽魂亦是显化,膨胀如山,随着秦鸿身后奔腾而来。

这般威势显化,比起先前不减反增,气势反倒更为雄浑。燃血术依然不断,秦鸿周身的血液化作澎湃的能量,支撑着他,让他的状态看起来全无半点的衰竭。

“七绝剑魂,杀!”

秦鸿手捏剑指,再次斩出惊世一剑。七绝剑魂爆发,赤红色的剑光像是一道血河直接铺盖了虚空,朝着恒河府主席卷而去。内蕴簌簌剑气,撕碎虚空,让得恒河府主都是变了脸色。

这般僵持大战,剧烈撼动下,瓷瓶中聚齐的气运之力已然将要耗竭。恒河郡都已是摧毁得不成样子。四周天灾地祸不断,世人皆都遭了秧,惨烈的景象可怕至极。

缺乏了气运之力,瓷瓶都是簌簌摇晃,如欲塌陷瓦解掉。那衍化而出的山川河流的天象都好似不稳,下一霎那就将破碎开。

再见秦鸿狂暴杀来,恒河府主都是有些惊惧,秦鸿的修为,已达帝君小成,不输于他。以其逆天资质,绝对可以横压他。

即使没有帝君人雄层次的感悟及心境,但凭借着始源火及七绝剑魂的特性,他却是可以轻松压制帝君。

拼命搏杀,绝对可以拼死他。

“逃!”

不由得,恒河府主都是再次生出了逃遁的心思,面对秦鸿,他都胆寒了。这个名扬天下的逆天妖孽,自出道以来的一切成就都是世人皆知的。

然而,欲逃,却无果!

“留下来吧,留下来绽放你最后的光和热,兴许还能够有命可活。但若是想逃,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秦鸿冷然一哼,早已察觉到他的去意。惊世一剑陡然下压,速度快过了恒河府主的速度,后者避之不过,唯有硬撼。

“秦鸿,你欺人太甚,难道非要逼本座与你同归于尽吗?”恒河府主怒吼,催动瓷瓶迎击。山川河流倾覆,具有排山倒海之威,压盖下惊世一剑。

但彼此碰撞,最终数次对垒,终是被一剑斩碎。竞彩玩进球数玩法,大家都知道,选择比赛进几个球就好了,比如说0球,1球,2球,3球...但是,进球数的选择太多了,很难选中!不过,如果你在万博体育玩就不一样了,你可以买大小球盘口,买大或者买小就好了,只有2个选择,中奖的机会一半一半,是不是更简单了呢?

咔嚓!

霎时,随着山川河流的天象炸碎,那承载气运的瓷瓶都是轰然碎裂。化作片片碎片直接洒落,再不复存在。

“噗啊!”

恒河府主咳血横飞,瓷瓶与他相连,陡然炸碎之下,气机反噬,让他亦是受了些许内创。横飞出去,嘴角血流如注。

“杀!”

秦鸿却是浑然不放弃,一路不断追杀逼近,手捏剑指,各种剑诀不断斩出,撕裂一切,杀得恒河府主都是不断逃遁,难以硬撼。

鲜血裹身,肌肤龟裂,恒河府主满脸狼狈,一条臂膀都是险些被剑气斩断掉。

“秦鸿,我求饶,我知错了,放过我!”恒河府主不断吐血,边逃边吼。

早知今日,恒河府主悔不当初。算计秦鸿,却不想最终葬送了他自己。

他以为,有着冥神殿的帝尊出手,秦鸿必然无力抗衡,必死无疑。却不想。秦鸿安然无恙,反倒事后报复。

现在,他已是绝路,恐将难以苟活。

恒河府主悔恨交加,但秦鸿显然不愿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

“若非你,贪功冒进,心狠手辣,南阳郡,百万生灵,焉能葬送?若非你,百万无辜,怎能冤死?”

秦鸿红了眼睛,回想着百万生灵的无辜湮灭,他的心痛如刀绞。这一切种种,若非恒河府主的贪功冒进,与冥神殿合作算计他,南阳郡怎会覆灭?

这般因果,若是不杀恒河府主,秦鸿,怎能心安?

“死吧,为你的罪孽,赎罪!”

秦鸿冷冷开口,整个人都是化作了一柄利剑,七绝剑魂融合,让得剑身都是赤红如血。以身化剑,倏然冲天,一个折返,从天劈斩了下来。

嗤!

天穹都是被撕裂开裂痕,剑痕深邃。虚空被劈出了深渊,黑洞与罡风伴随着深渊呼啸,凛冽至极。

剑锋不断下落,势如破竹,滚滚剑气化作洪河,一去千万里,直追恒河府主。那内蕴的可怕杀意,让得恒河府主都是不寒而栗,惊恐绝伦。

心感危机,恒河府竞彩玩进球数玩法,大家都知道,选择比赛进几个球就好了,比如说0球,1球,2球,3球...但是,进球数的选择太多了,很难选中!不过,如果你在万博体育玩就不一样了,你可以买大小球盘口,买大或者买小就好了,只有2个选择,中奖的机会一半一半,是不是更简单了呢?主惊恐咆哮,回身抗击。浑身鲜血燃烧,整个人都是化作了熊熊火人。鲜血在燃烧,他血祭己身,要博一条生路。

“嗤!”

但一切都似乎无力,秦鸿以身化剑,以七绝剑魂为剑锋,斩出这一剑,绝对是凝聚了浑身所有的潜力,精力,神力的一剑。

轰!

雷鸣炸响,恒河府主的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直接被劈开。秦鸿这一剑势如破竹,瞬息间劈开了他的防御,斩裂了他的肉身。

“啊!”

关键时刻,恒河府主舍弃了肉身,元神冲出了识海,意图逃遁而去。

“我说过,你今日,走不掉!”

秦鸿的声音冰冷无情,以身化剑再次直追上去。簌簌剑芒彼此交汇,形成了一道剑气苍龙,直接洞穿虚空,朝着恒河府主的元神追杀而去。

血盆大口喷张,口吐锋锐剑光,要将对方斩成粉碎。这般威势,令得前方虚空都是直接塌陷,对方的元神直接被阻截,陷入了绝境,不禁绝望咆哮。

“死!”

秦鸿举剑下压,要结束这最后一战。然而,眼看着恒河府主的元神即将被斩成粉碎,后者即将魂飞魄散时。

突兀的,虚空中出现了一道黑洞,一点黑芒忽然炸开,从虚空中刺杀了出来。乌黑色如泼墨了一般,一柄尖刺带着可怕的诅咒及死气,刺在了秦鸿的剑尖之上。

“铛!”

铿锵声响,震耳欲聋,秦鸿劈杀而去的身影一滞,以身化剑的状态都是轰然瓦解,整个人都是被撞飞了出去。对面的尖刺中传来一股大力,让他都是无法抗衡。

咳血横飞,秦鸿肌肤都是隐约龟裂,诅咒的力量迎面扑来,让得秦鸿脸色大变。七绝剑魂斩杀而出,绝情绝欲,绝灭一切,才将那一缕诅咒斩灭掉。

抬眼看着那虚无中走出来的一道身影,秦鸿的脸孔都是扭曲狰狞。这个人的气息,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他的偷袭,当初才让他身受诅咒,不得不动用南阳郡的气运之力瓦解根除。

此刻,居然正面相对!

是一位帝尊!

堪比皇朝大帝的存在。

“畜生!”

秦鸿愤怒,只觉胸腔都要被愤怒撑碎。一切,都是因为这个阴冷中年,这个出自冥神殿的家伙暗杀,才让他遭受重重杀身大劫。

“桀桀……”

对方却是不以为意的桀桀冷笑,看也未看秦鸿一眼,他抬手压下,直接朝着恒河府主的元神凝握而去。刚刚逃脱生机的恒河府主元神都还没来得及惊喜,陡然眼前一黑,那只大手将他擒握,竟是要生生捏碎他。

“不……君座,不要……不……”

恒河府主惊恐尖叫,但都于事无补。‘君座’冷冷一笑,直接捏碎了元神,那其中最纯粹的灵魂本源则是冉冉飘散。

但在这时,‘君座’却是将尖刺朝着那缕灵魂本源刺去,诅咒的力量复苏,直接将恒河府主的灵魂本源吞噬掉了。顿时,那尖刺放光,乌黑如墨,一道道冤魂像是厉鬼嘶啸,声音尖锐刺耳,凄厉至极。

秦鸿闻听得声音,都是只觉灵魂元神都要被撕碎,不禁七窍流血,整个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横飞而去。

这般手段,堪称惊世,那柄尖刺品级惊人,绝对是一件法器。

“小家伙,你现在可是我们冥神殿的头号大敌。为了杀你,我等可都是处心积虑呢。嘿嘿嘿,今日遇见,那就不要错过了。来吧,化作亡魂,融入‘灭神刺’中吧……”

‘君座’桀桀冷笑,拂袖一卷,瞬时天崩地裂,一股阴暗的死气风暴铺天盖地,朝着秦鸿席卷而去,要将他径直碾碎,抽取他的灵魂归来。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