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新闻 >第九百六十五章区别对待

第九百六十五章区别对待

遥远的丘陵地,一道浑身赤红的火焰身影迅速奔逃,身姿矫健,气息狂暴炽烈,忽隐忽现,一路朝北。

身后方向,原本宁静的空间突兀多出了不少人影,一个个身穿铠甲,杀戮气息滚滚而至。其中一道尤为明显,轻易间撕裂长空,恐怖波动澎湃打碎苍穹。

“小畜生,给本座留下!”

司徒修暴喝,猛地将战矛脱手抛出,战矛发光,法力滔天,以雷霆霹雳般的速度爆射向那道火焰身影。

危机起伏,火焰身影明显有感,仓皇回头瞥了一眼,露出了那张纯粹由火焰凝聚包裹的脸孔。却看,正是秦鸿。

亦或者,应该是秦鸿的衍化分身。

“孽障受死!”

看清秦鸿的面孔,与之本尊一模一样,司徒宏当即暴怒,杀念更深。战矛腾空而过,带着滚滚杀气直接要洞穿秦鸿脑袋。

“噗!”

战矛靠近,杀气席卷,火焰身影直接消失,如同竞彩玩进球数玩法,大家都知道,选择比赛进几个球就好了,比如说0球,1球,2球,3球...但是,进球数的选择太多了,很难选中!不过,如果你在万博体育玩就不一样了,你可以买大小球盘口,买大或者买小就好了,只有2个选择,中奖的机会一半一半,是不是更简单了呢?被水浇灭了一样。原地什么都没存在,只余下一朵赤红如血的火苗摇曳生姿,继而钻入大地消失不见。

霎那,囊括司徒宏在内的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追杀而至的脚步戛然而止。看着原地空空如也,一干人沉默半晌,随即只听一声暴吼,怒气贯九霄,将虚空中的云雾煞气都是绞成粉碎。

“孽障东西,老夫不拿住你,誓不为人!”

司徒宏恼羞成怒,连得自称都是一变再变,再没有起初的高高在上。有的,只是一个如同寻常老者般通俗暴怒的模样。

而在司徒宏追上衍化分身的时候,佛陀圣山旧址外,一处虚空裂开,两道身影从虚无中走了出来。

两人皆都是男装,一人黑发及腰,随意轻束,穿着白色长衫,看起来身姿卓绝。且其脸面俊俏,肤白唇红,眉头弯弯纤细,鼻梁高挺,看起来多了几分女子般的娇气。

另外一人则是着黑袍,黑色长发扎髻,脸面如刀削,粗眉大眼,尽显刚毅之色。他背负着一柄青锋长剑,长剑入鞘,却也难掩其锋芒毕露的气质。

二人正是再次乔装打扮后的秦鸿与沈碧嫣,多番失败后,终在秦鸿的要求下,沈碧嫣扭捏的换上了男装。

那俊俏的白面书生竞彩玩进球数玩法,大家都知道,选择比赛进几个球就好了,比如说0球,1球,2球,3球...但是,进球数的选择太多了,很难选中!不过,如果你在万博体育玩就不一样了,你可以买大小球盘口,买大或者买小就好了,只有2个选择,中奖的机会一半一半,是不是更简单了呢?模样,带着几分女子似的秀气,只怕任何姑娘见了都要流口水犯花痴。

即使是秦鸿自己,在初见沈碧嫣女扮男装时都是忍不住的目瞪口呆,他从未见过如此俊俏的男子。

这可真是男女通吃……

秦鸿嘴角抽搐,沈碧嫣气质出众,再怎么伪装,也都难掩其出尘若仙的气质。那是发自灵魂内的气质,哪怕女扮男装,那种缥缈若仙的气质依然难改。

以至于,这般卖相更是让人刮目相看,足够的吸引人眼球。相较之秦鸿与她走在一起,都要逊色太多。若非气质锋芒毕露,与之沈碧嫣走在一起怕都是会被人选择性无视。

“我敢讲,姑娘要是做男人,这世道上的男人怕都是全要打光棍了。”秦鸿不禁玩笑,对沈碧嫣的装扮卖相很看好。

“嘁,乱讲!”沈碧嫣不禁脸色酡红,有些羞怯。她这还是第一次女扮男装呢,总觉得不适应。

“嘿嘿嘿,不乱讲!”秦鸿嬉笑一声,随即大手一摊,直接搂住了沈碧嫣的肩膀,大手搭在后者肩头,一副亲密的样子。

“你……你干嘛……”沈碧嫣脸色酡红的问道。

“没干嘛啊,不是说好的吗?从现在起,咱们就是兄弟。我是大哥,你是二弟,咱们是兄弟,就得有兄弟样嘛。”秦鸿嘿嘿一笑,难得的玩笑,毫不忌讳的搂着沈碧嫣一路朝北。

问世人,神女高高在上,有几人能有这般亲近的机会?

秦鸿心里美滋滋的,有着一种幸福感在悄然滋生。非是投机取巧占到便宜的幸福,而是一种终于得偿所愿的满足。

不知道为什么,与之沈碧嫣如此情同手足,把臂同游,总是让秦鸿内心深处无限渴望。而今难得有机会,似乎满足了他内心深处的某种念想。

因为因果痕迹的干扰,过往彼此记忆暂时丧失,以至于秦鸿都是不记得,若是二者记忆尚存,他怕是早已与沈碧嫣鸳鸯同游。

只可惜,冥冥中某些痕迹被触动,暂时抹灭了二者的记忆。

二者今日同游,沈碧嫣脸色酡红,一副秀气书生的样子。被秦鸿勾肩搭背,虽是羞怯,但却并未推拒。与之后者同行,似乎内心深处并不反感,反倒有些期待与希冀。

这让沈碧嫣愈发觉得竞彩玩进球数玩法,大家都知道,选择比赛进几个球就好了,比如说0球,1球,2球,3球...但是,进球数的选择太多了,很难选中!不过,如果你在万博体育玩就不一样了,你可以买大小球盘口,买大或者买小就好了,只有2个选择,中奖的机会一半一半,是不是更简单了呢?,自己与秦鸿应该存在着某些联系。冥冥中的气息交感,注定二人要牵连在一起。

浩瀚丘陵地,行人不少,渐渐北上,秦鸿则是逐渐的恢复了正常。面色故作冷酷,背负长剑,一副剑道正派弟子的架势。

沈碧嫣亦是气质清冷,手中不知从何地弄出来一把白面折扇,配合着她的气质十分相衬。

二者同行,黑白相间,相得映彰。

“吼!”

浩瀚丘陵地,冰霜遍及,薄雾朦胧。一声兽吼传出,带着滚滚凶威煞气,绞碎薄雾,从远方掀起滚滚气浪袭面而来。

“轰隆隆!”

偶尔传出地动山摇的声音,数百里地的区域都是剧烈震荡起来。行人匆匆路过,都是隐有脚步难稳的趋势。

秦鸿与沈碧嫣恰巧路经此地,不由愕然驻足,但并未逗留,转身则是准备绕开这方区域而去。

“前方师兄留步,还请施以援手!”

却在这时,薄雾裂开,那兽吼声传来的方向,一群人正在狼狈逃窜,正巧朝着秦鸿二人而来。当先一位女子白裙飘飘,乌发扎髻,脸腮红润,发现了路过的秦鸿与沈碧嫣。

听得动静,秦鸿与沈碧嫣再度驻足,转头寻音望去,则是一眼看清楚了状况。那群人四女一男,皆都着白色服装,白色玉带束腰,手持白色利剑,一眼则可看出,这些人出自同门或同族。

而在他们身后,则是有着一头高达三丈,浑身长满白毛,双眼却是猩红的雪熊凶兽追击而来。雪熊人立而起,大步践踏追逐,动作虽然缓慢,但奈何身高腿长,一步可跨越数丈距离。

所幸那些人身法矫健,速度不慢,且战且退倒也勉强不落后。唯独可惜,几人实力似乎不济,与之雪熊凶兽修为有些差距,被气息压制,无法做到有力反击。

几番游斗,那五人都已是伤痕累累,白衣或长裙都有撕裂,血迹斑斑。照这样下去,他们恐将无法逃脱雪熊魔爪,僵持不了多久终会难逃伤殒的结局。

“还请师兄救命!”

远方几人呼唤,向秦鸿求救。哪怕她们能够多出一分助力,逃生的希望也能够多出一分。

秦鸿犹疑,见惯生死的他并未立即上前。那雪熊实力超越了帝尊,虽然不入至尊,但必然也是步入了至尊路。若是斗上,秦鸿杀之不难。

但人心不古,就怕关键时刻拖后腿,亦或者对方心性如何也难以知晓。并且他也处于逃亡之中,司徒圣族随时都有再找到他的可能。

耽误的话,会否造成危险?

然而,秦鸿犹疑,沈碧嫣却已是出手,后者不曾经历那些复杂,心性虽冷却也简单。看着四女一男可能命丧熊爪,她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咻!”

沈碧嫣身姿轻盈,原地留下一道残影,手中折扇却已是收拢,随意的隔空刺出。虚空顿生蓬勃锐气,衍化出无数冰锥刺向了雪熊周身。

咻咻咻!

破空声阵阵,冰锥尖锐,虚空都是轻易间被刺穿,速度快而急,直接插进了雪熊肌肤血肉中。噗嗤声响,鲜血喷溅,滚烫炽烈,将之冰霜遍布的地面都是融化腐蚀。

雪熊遭袭,肉身剧痛,发出愤怒的咆哮声,追击的速度自然戛然而止,在原地打滚痛嚎。

那几人迅速抽身撤离,顺利的退出了雪熊的攻击圈。四女一男,女的皆都长相俊俏,或美艳十足,或清丽出尘,或风姿卓越,或风韵成熟。

唯独的一位男子则是年少,大约十八九岁,面容俊秀,姿态桀骜,眉宇俊秀,也是一个佳公子。

当然,这些男女与之沈碧嫣相比,则就稍逊了不止一筹。

一个个逃出生天,与沈碧嫣汇合,皆都是长出了口气。四个女子皆都年轻,香汗淋漓,此刻如释重负,对沈碧嫣感激不尽。

“师兄好本事,感谢盛情出手,救我等师姐妹于死境。”四女子之中,年长的那位风韵成熟的女子吐气如兰道。

沈碧嫣一击得手,便是收起了折扇,并未持续毙杀雪熊。她之心性,暂时还没那么心狠手辣。

“感谢师兄救命之恩!”

“师兄好厉害,居然一击伤了那畜生呢。须知我等师姐妹可是与牠颤抖了半个时辰,都是破不开其防御,皮糙肉厚,根本都伤不了他们。”

“难怪师兄风姿卓绝,这样出尘呢。”

几名女子围上前来,对沈碧嫣叽叽喳喳的述说着感激之情。沈碧嫣一时有些难以适应,同为女子,却被当做男子对待,总觉得膈应。

“咳咳……”

秦鸿看不下去了,只得故作淡漠的轻咳了一声,提醒他们这还有人呢。

然而,看到秦鸿,几名女子可就没有那么热情的脸色了。

“见过师兄!”

几人只是似模似样的施了一礼,明显缺乏热情,随即便是转头凑向了沈碧嫣身旁。几女围作一团,向沈碧嫣请教着剑术。

长得好看就要这么区别对待吗?

秦鸿心头有些不是滋味,难道是自己易容太差了?哼,下次一定扮个俊俏公子。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