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新闻 >第417章 心底乱糟糟的

第417章 心底乱糟糟的

萧墨轩烦躁地抿抿唇角,简直哭笑不得:“雪儿,你难道还不明白?我这样正是因为爱护你,因为我把你当做妹妹,所以是不可能对你做这种事的。”

“我不要你的这种爱护,我想做你的女人。”黎佳雪不顾一切地扑进他的怀里,眼泪适时地掉了下来,哭得梨花带雨犹若心碎:“轩哥哥,我有什么不好?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么?”

她一哭,萧墨轩的心肠就硬不起来了,一边拿过面巾纸给她擦眼泪,一边叹息着说:“我当然喜欢你,你从小就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我身边长大,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可是这种喜欢,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而是像亲人兄妹一样,你能懂吗?”

黎佳雪在他温和耐心的哄劝之下,渐渐止住了哭泣,也不再柔弱无依地趴在他的怀里。

虽然今天与轩哥哥突破关系的计划没有成功,但是她一向懂得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来日方长,如果逼得太紧了,反而有可能让他厌烦,彻底冷落自己。

所以眼下最主要的,是要更乖巧懂事一点,留住他对自己的那份哥哥般的怜爱之心。只要他对自己还有感情,以后那么长的日子,她就不相信,她会找不到空子搞定他的身体。

只要……想办法让他上了自己的床,那么一切还不是都成定局。他就是有一千个一万个不爱她的理由,也跑不脱了……

黎佳雪想着想着,心底又有了得意的笑意,趁机撒娇地说:“轩哥哥,我刚才真有点喝晕了呢,以后我听你的话,你要对我好一点。”

“我对你怎么不好了?”萧墨轩见她已经想通了,心情也轻松起来,轻轻笑道:“你和墨澜,都是我最亲近的人。毋庸置疑,我对你们,肯定是最关心的。”

“墨澜也快放假了吧?”黎佳雪温温柔柔地问。

“是啊,到时候他会过来这边玩的。”萧墨轩轻描淡写地回答。

“嗯,我也想墨澜了。“黎佳雪点点头,然后兴冲冲地说:“轩哥哥,那你今晚要多陪陪我。我们先去逛街,再去看夜场电影,好不好?”

“你晚上十点钟不都是要睡觉的吗?”萧墨轩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说得明显很敷衍。

“今天特殊情况嘛。”黎佳雪转动着水波盈盈的大眼睛,笑得娇艳俏丽无比,宛若三月春风中盛开的粉桃花:“明天你就要去欧洲了,我想和你在一起多呆一会儿啊。”

是啊,明天他要去欧洲,连雪儿都知道想和他在一起多呆一会儿。那么,那个小丫头呢?她也会这么想吗?

不,她不会的……她如果真的也想跟他多在一起一会儿,早上就不会那么对他摆出一副冷若冰山的面孔,甚至连他的车都不肯坐……萧墨轩一时之间想得失了神,竟然忘记了答话。

“轩哥哥,你刚刚才说对我和墨澜是最关心的,难道连陪我去看看电影都不愿意啊?”黎佳雪嘟着嘴巴提醒他。

“好吧,不过不能看太夜场的。”萧墨轩终于应允,又补充了一句:“睡得太晚,总归对身体不好,你又没有熬过夜,会受不了的。”

“行,轩哥哥,你真好,比我见到别人所有的哥哥都好些。”黎佳雪的目的已经达到,甜滋滋地笑了起来。

“呵呵,你快吃吧。”萧墨轩也淡淡然地笑了笑,然而那笑容,却未达眼底,似乎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苦涩和寂寥。

“我吃好了,我们走吧。”黎佳雪站起身来,再度嫣然一笑。

于是,这天晚上,萧墨轩依着黎佳雪的性子,先陪她去逛了街,买了好几样高档漂亮的时装,又陪她去看了一场极为煽情的文艺大片。回来的时候,十一点钟都过了。

因为萧墨轩真的耐耐心心地陪了她一整晚,黎佳雪很是兴奋,坐在车里,叽叽喳喳热热闹闹地说个不停。

而萧墨轩,却一直都很沉默,只是专心致志地开着车,偶尔才会敷衍了事地应付她一两句。

明天就要飞往欧洲,今晚他却连一分钟都没有抽出来给那个越来越深占据着他心扉的小丫头。虽然说也有些故意的味道,但是这个时刻,他的心底,依然感到乱糟糟的,闷得有些发慌。

回了别墅,高越还在客厅里坐着看电视。

看到他们进来,高越站了起来说道:“萧总,小姐,你们回来了。”

萧墨轩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锐利的眼神早已经四下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孟潇潇的身影。虽然在他意料之中,可心中还是不由自主掠过一阵难言的失望。

黎佳雪一边换鞋一边懒洋洋地说:“高越,你还没有睡啊?”

“是啊,我和程叔在等着你和萧总回来。”高越微笑着看着她,温和地问道:“小姐,今天玩得很开心吧?”

“当然了,我好久都没有度过这么开心的夜晚了。”黎佳雪眉飞色舞地走进来,又交代着说:“你没睡正好,上来帮我按按肩膀,今天可能在电脑那儿坐久了,这会儿肩颈好痛。”

“好。”高越爽快地答应着,走过去默默地为她把换下来的鞋子摆好,然后才上楼。

这时,锁好了别墅大门的程叔进来了,萧墨轩装作不经意地问:“那丫头睡了?”

程叔愣了下,意识到他是在问孟潇潇,赶紧说:“是啊,潇潇今天很早就睡了。”

嗬,我不在家,她倒是睡得安逸。看来,她还真是不在乎和我分开那么久啊,什么都无所谓。

萧墨轩自嘲地苦笑一下,没有再多说话,抬脚往楼上走去。

“萧总。”程叔突然喊了他一声。

“程叔,还有事么?”萧墨轩停下了脚步问。

“那个……就是,今天潇潇丫头切菜伤到手了……”程叔吞吞吐吐地说,自己也不知道跟总裁说这些应不应该?

可是,今晚孟潇潇那孤单落寞的神情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总是觉得很心疼。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